第7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894 字 5个月前

“你找我有事吗?”她刻意疏离的口吻,让曲东宇皱起眉。

她脸上复杂的表情,都在在显示她心里有事,他却摸不着头绪。

他环起胸,有些不自在。

其实他没有什么事,只是因为一个礼拜没有她的消息,偏偏他的心在乎这件事在乎到快爆炸了,所以没有细想理由就冲了过来。

但看见狄先生从她家里走出来时,曲东宇明白了,一个礼拜的失联没什么,她有了对象,本就应该跟其他男性保持距离。

她疏离的态度,也是这原因吧?

“我家的住户证不见了,最近社区活动要用到,想说是不是上次丢在你家,如果真的不见了重办有点麻烦。”他说起谎话脸不红气不喘。

谷雁安喔了一声,放他进门,一边在他身后嘀咕。“根本没见过你的住户证……怎可能丢在这里?”

刻意忽略她的碎碎念,曲东宇一进门,就看见客厅大桌上的杯盘残羹,刚刚他们在这里吃东西看电视?显然狄先生在这里待很久。他压抑喉头上的酸意,冷着脸假装找东西,没一会儿就说:“看来没在这里。”

她望着他,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看起来不大开心,气氛很僵,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疏离态度?

没办法,他都有对象了,为了让自己不要太过依赖他,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跟他互动,她怕自己会越来越贪心,陷入跟他相处时的快乐里,那对自己并不是好事。

曲东宇离开谷雁安家没多久,手机响了起来,上面电话号码显示是阿宽师打来的,他接起,听明来意后脸色一变,什么惆怅都瞬间抛去脑后,驱车前往阿宽师那边……

“救命啊~~”

阿宽师低沉的嗓音化为尖吼传出,曲东宇在外面听见了,连忙加快脚步,推开门后,落入眼里的先是趴在地上呈现炸虾状的阿宽师,再来是端坐在阿宽师背上纤细削瘦的中年妇人。

“师父!”

曲东宇难掩激动,望着一年不见的蒋师父,脸上露出微笑。

“唉唷,又变帅啦!东宇啊,这一年有没有长进啊?”蒋师父也笑了,温柔的目光看着曲东宇。

“你们可不可以先别叙旧?东宇,你快救救我,你师父快把我弄死了!”阿宽师呼吸急促,想挣扎又怕背上的老婆掉了下来,一整个进退两难。

曲东宇忍不住笑了,上前拉了下师父,蒋师父俐落下地,手插腰站着,怒斥:“阿宽!你太胖了,还不练瑜伽运动一下减肥!”

“你这是强人所难啊,我就筋骨很硬,你也不怜香惜玉一点!”阿宽师松了松脖子,表情痛苦。

曲东宇笑看他们互动,悠闲地走到旁边倒了茶喝,见夫妻俩还在斗嘴,他心头一软,感觉很放松。

最后阿宽师吵输,嘴上说着不跟女人计较,就跑去洗澡了。

蒋师父笑吟吟地盘坐,拍了拍旁边空位,曲东宇乖乖坐下,也跟着盘坐。

“有心事?”蒋师父懒洋洋的嗓音响起。

曲东宇摇头,下意识回:“没有。”

蒋师父静静地看着他。

他回过神来,哑了嗓,改口道:“我是有心事。”

蒋师父微笑,目光睿智。“很好,记得要诚实。”

他深吸了口气,主动讲了出来。“有一个人,我很在乎她,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很怕被她拒绝……”

他闭上眼睛,迎接一片黑暗,让心更沉淀,话说得更老实。“我明明没有恋爱,可是有种失恋的感觉……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东宇,身体会给你感觉,告诉你问题在哪里,没错,我们要跟着感觉走,感觉会带领我们,可是有些感觉是真的,有些是错觉。”蒋师父发出浅浅笑声。

“你以为你在乎她,这可能是错觉;你以为你没恋爱,也可能你已经深爱着她……生命会告诉我们解答的。”

他睁开眼睛,眸光闪了闪。

他的思想堵塞了,被那些感觉搞混了,谷雁安让他愧疚,又让他心疼,她的跌跌撞撞让他觉得没办法放她不管,看见她有对象他又胸口泛酸很不高兴,一切的一切都显示他很在乎她。

除了在乎呢?

当然还有的,他一直刻意忽视的真感情,确切存在着。

所以呢?该前进该后退?

蒋师父告诉他,感觉会带领他,生命会告诉他解答。

而他,该随波逐流一下,沈淀那颗纷乱的心,在晦暗不明的时候,让时间找到出口,才是最清醒的决定。

在生命先找到解答之前,缘分就抢先把人的心搞乱。

星期六傍晚,曲东宇去了大卖场添购生活用品,卫生纸该补了、除尘纸存量也不够、玻璃微波餐盒上次不小心摔破一个、为了整理电线顺便买个卷线器、拖把头也该换了……

在他站在玻璃微波餐盒摆放柜前,思考要用哪种大小的餐盒时,他看见了谷雁安。

她站在货架的另一头,透过空隙与他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