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558 字 5个月前

龚先生兴致全消,脸沉了下来,拉着谷雁安又跑到一家知名冰店,用认识老板的名号要到一个位置,谷雁安坐在他对面,看着这个男人。

她的手都被他拽到痛了,他不知道吗?这样把她拉上车拉下车、拉进店拉出店,一句关心也没有,更别说她最讨厌用撒钱包场的手段来解决问题的人了,突然她觉得龚先生简直像个被宠坏的小鬼,现在只在及格边缘了。

“真是,没想到有钱还包不到那家冰淇淋店,会不会太夸张?别人每天都可以去,我只有今天可以跟你去,店长真是不识相,有钱还不赶快赚,两倍价钱耶……”龚先生一直念。

她听着他的抱怨,好想打哈欠,心思已经飘出天外。

脑海中跳出一张俊美的脸,是可恶的曲东宇,如果跟他讲今天的约会实况,一定会被他笑死吧?说她眼睛有问题,或笑她迷信,什么北方会有好姻缘,简直是北七!

吃完冰后,又被拉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后,谷雁安一直强调身体不舒服才得以脱身,不然龚先生还说要去看夜景!饶了她吧!

到家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她打开电视,随意转了转频道,没啥好看的,干脆先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已经九点,她觉得肚子饿了,盘坐在沙发上,频频看向门口,心情莫名期待着。

直到九点半,谷雁安突然醒悟,自己竟然在等着曲东宇。

受伤期间,他会替她带食物过来,今天她已经痊愈,他当然不会再来,她却早已经习惯他的好,竟然先跑去洗澡饿着肚子等。

她呆了呆,想笑自己很笨,才十天,她就被曲东宇制约了,真是傻瓜。

进更衣间换好衣服,她拿了钥匙出门,原本很饿的肚子突然饱得什么也吃不下,索性走到便利商店买了瓶豆浆,再扫了架上的杂志后,缓步回家。

夏夜,风微凉,很舒服。

以前的晚上是怎么过的?

看电视、上网、翻杂志……有阵子她迷上拼图,兴致一来就拼了一晚上,有事情专注可以转移注意力,忘记这空荡荡的房子住着心也空荡荡的女人。

抱着豆浆跟杂志出了电梯,一抹高瘦身影映入眼帘,她呆了呆,眨了眨眼睛,突然有点想哭。

“你……怎么会来?”她望着不该出现在这边的曲东宇,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是不是也很想我?”

“……”回应她的,是招牌的不耐烦表情。

很想她?

不是的。

正好路过上了电视的鸡排摊,正好没有人排队,正好他马上买得到,正好带来给她吃而已,喔,还有正好想知道她今天跟那个龚先生约会开不开心。

想她?笑话。

为了保持形象,曲东宇将鸡排丢给她,就丢下一句。“我还要回去冥想。”

长腿一迈,一步、两步、三步……谷雁安就出声了。“一个人吃多无聊,今天晚上电影台要播鬼片,你陪我看一下。”

他旋身挑眉。“凭什么好好的星期日晚上我要陪你看鬼片?”

她语塞,想了几秒,忽然道:“你知道川园的鸡汤吗?那个要提前半年预定喝了会升天的鸡汤,我家正好有一盅,我一个人喝不完,你想不想……喝喝看?”

她越讲越心虚啊,请男人来家里喝鸡汤?

这什么跟什么啊!

没想到,他竟然答:“那我就大发慈悲喝喝看。”

她笑了,积极地领他进门,帮他拿拖鞋、挂外套,还到厨房热好鸡汤,弄了点小菜,挖出珍藏多年的红酒,殷勤得像很久没有客人上门的客栈老板娘。

人就是这样,尝过了才知好,十天以来习惯晚上他带食物过来,于是再也不习惯一个人待在家里,尝过两个人的热闹,就不愿回到一个人的冷清。

看透她想法的曲东宇,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

一整天啊,想到她去约会心神不宁,晚上上完课就想着要买东西过来,不然她会饿坏,抱着鸡排来到这里,才发现她不在家,也对,都去约会了,九点就能到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