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 / 1)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273 字 5个月前

跟北方有关的男人?当然是有的。

有位龚先生,上个月刚从日本外派回台,身为企业家么子的他,多金又没有长子的家业压力,过得自由自在,个性爽朗,谷雁安对他印象深刻。

龚先生有时会传讯约谷雁安,她从来都打太极拳,没有答应过,现在想来日本算是北方吧?是不是该跟他出去吃个饭?

“这问题你拿来问我?”送谷雁安换药后,开车回她家的路上,听见她的问题,曲东宇忍不住扬高声音。“谷雁安,我能帮你分析,但不能帮你决定,你不要给我乱寄生。”

被说成寄生植物的某人,俏脸皱了一下,不服气道:“有句话叫做送佛送到西……”

他瞪她。“你还真好意思说喔?”

她看向窗外,晴空万里的天气让一连两天都待在家里的她看得眼红,全身都不对劲,很想好好晒个太阳。“我们去走走要不要?”

“谷雁安,你够了喔,你这样子是能走是不是?”单脚跳式的散步简直是人形路障来着。

“太阳那么大,感觉很舒服,不然你送我到公司,我进办公室上班好了,待在家里也无聊。”好吧,她承认在家里待两天很无聊,一个人没事做真的太可怕,她发现自己原来是闲不下来的人。

“空虚寂寞觉得冷?”

“就是空虚寂寞觉得冷,我需要去人气多的地方,我那群部属可有趣了,以前不觉得工作好玩,现在觉得大家一起完成一场企划感觉真是太棒了,那种成就感……”

她笑眼眯眯,想到什么又说:“有年中秋节我们请来独居老人,然后帮他们找在外地工作少回家的孩子过来,让他们抽奖,大奖是百货公司顶楼的景观餐厅高级宴席,很多人不愿意来,说他们工作很忙啊,我们就打电话拚命求,虽然有的说服失败,但也说动很多人,后来场面超感人!”

她在现场也哭得乱七八糟。

其实有些活动是大亏钱的,但因为她是百货千金,所以预算无上限,能做出口碑也算交出漂亮成绩单。

因为他们办的活动并不全是那么商业化,还有一些温馨关怀弱势的公益活动,让她家的百货品牌异军突起,有不少死忠客户。

曲东宇静静听她说得眉飞色舞,心里很明了,她就是个怕寂寞的人,所以才会特别关怀独居老人,从小虽是掌上明珠,可在父亲忙于事业的家庭生活里,她努力让自己早点长大,姊代母职给弟弟一片自由挥洒的天地。

她一个人撑着,很累很疲倦,也会软弱想要依靠别人,才那么渴望一段真感情。

就连这两天受伤待在家里,她也闷坏了,现在就想进公司。

虽然总不可能因为脚伤就请假两个礼拜,但她急着回公司上班的神情,却将她怕寂寞的个性表露无遗。

“怎样?有没有很崇拜我?”她哈哈笑,伸指戳了戳他的手臂。

他淡淡道:“有有有。”

他继续开车,送她到家,她看见玄关橱柜上躺着一张早就收到的喜帖,突然想到什么,唤住他。

“曲东宇,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他旋身,没说好或不好,只以疑惑的眼光看着她。

“陪我参加这场婚礼。”她递出喜帖,道:“顺便假装你是我男友。”

他看见喜帖上面的男方姓名是最近常被提起的温寄海,挑了挑眉,答应了。

阿宽师的功力果然不是盖的,半个月才能好的伤,十天谷雁安就好了大半,正好参加温寄海的婚礼。

婚宴席开五十桌,宾客众多,谷雁安挽着曲东宇的手到场,吸引众人目光。

当大家都赞叹他们的登对时,她小声对曲东宇提醒。“你要小心不要被看出来喔,我跟寄海说你是我男友。”

入席时,他烦躁地问:“你为什么一定要对他说谎?”

“我怕他对我感到不好意思。”她斜觑他一眼,仿佛他多迟钝一样。

“他会发喜帖给你就代表他不care。”

“我知道。”她瞪他。“不用你说。”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高大英俊的新郎与清丽出众的新娘赢得满堂喝采,谷雁安看着台上一对璧人,目光艳羡。“真好,哪一天轮到我?”

望着她惆怅的侧脸,曲东宇想也没想就在桌下握住她的手,温暖掌间传来的温柔,彻底安抚了谷雁安,她低声跟他说:“其实我很怕参加婚礼,我会很羡慕。”

他黯了眼眸,心疼她明明出色却苦无对象,骄傲却又饱受羡慕别人的痛苦。

他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知晓她脆弱,默默陪着她,用自己的方式让她感受到温柔。

那晚,她又大闹一场,说不想要一个人,要他陪她吃宵夜。

他们去逛了夜市,打包一堆食物到她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起睡倒在地毯上,她躺在他腿上,而他的手置放在她腰间,相靠入眠。

夜里,她迷糊醒来,下意识往温暖的他靠去,蜷曲着的身体还真如他所言寄生在他身旁,像依着他生存,被她蹭醒的曲东宇,无奈地感觉她柔软的曲线贴着自己,是最诱人的考验。

一整夜,他清醒无眠。

阳光普照的星期日早上,谷雁安全副武装,身穿白色抗紫外线高尔夫球polo衫、桃粉色运动短裙,一双诱人的美腿露出来见客,在球场俨然是一大亮点。

带着这样的大美女,龚先生不断被行注目礼,不过他也不差好不好?身高一百八,胸肌像两块大沙包,下过功夫健身的窄臀以及健壮双腿,简直就像电影“三百壮士”里走出来的猛男。

“累不累?”龚先生才打半小时,就问旁边佳人。

“不会。”

球技顶呱呱的谷雁安才没空管什么累不累,但是望着龚先生殷勤的眼神,她怔了怔,娇笑道:“只有一点点累,但是很好玩啊!”适时展现一下自己的娇弱,让他怜惜也是一大计策。

不料龚先生脸色一变,拽起她手臂,直接把她拖离球场。“那可不行!你那么白那么小一只,看起来就很娇弱,我怕你中暑,我们还是去吃点凉的好了!”

到了冰淇淋店,服务生告知需要候位,龚先生楞了一下,今天可不能在佳人面前漏气啊!于是他告诉服务生:“今天这里我包了,请清出空位给我,看你们包场是多少钱,我给两倍价钱。”

服务生从没见过这种阔大爷,喊了店长来,店长姿态很低,但口气很硬。

“先生不好意思,因为现场候位人数众多,公平起见无法包场,如果您不愿久候,可以选择外带服务,至另一柜台点餐即可。”手指另一个柜台,前面也是排了七、八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