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2210 字 5个月前

他静静看着她。

那道凛冽正经的目光,让谷雁安的笑容收起,望着他格外认真且慎重的表情,突然感到无所适从。

“干么这样看我?”

他语气轻飘飘的,她却能从中读到一些无奈。“我在想……谷雁安,你到底有什么毛病?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让我觉得你有点可怜?”

他想到昨夜她的眼泪,那睡梦中的娇颜,轻喊也想有人陪……

这自信自傲却又可爱迷人的女子,有一颗受伤的心,她寂寞,却又脱不开自怜深渊,她真的病了。

曲东宇想到自己也有过黑暗的日子,觉得上天对他不公平,让他有了一对最好的父母却又失去他们,让他得到谷雁安这束阳光却又不得不放弃,让他上轨道的工作变得脱序……后来他遇到师父,遇见瑜伽,他为自己的心开了窗,重回那个乐观自我的曲东宇,再没有事情能烦得了他。

可是谷雁安,这个让他想起时总会觉得愧疚的女子,她一直在追逐,然后一直受伤,她有什么问题?她只能怪罪命运作为借口,所以她参加美园明教,在家里放了一堆招桃花的东西。

明明那么努力,却总是受伤跌倒,伤口还来不及消毒,就急迫地想要再次努力。

她知不知道自己不是越挫越勇的料?

谷雁安黯下眸色,抿了抿唇,感觉喉头刚刚咽下的辣感冲上脑门,那辣意甚至直逼眼睛,让她想哭了……

“不帮就不帮。”她倔强的别开脸,咬着唇,掩饰想哭的情绪。

其实对他能帮自己多少并不抱希望,但就是想有个人能陪陪她一起闯恋爱关卡,成功当然很好,失败也没关系,只要他可以陪着自己哭、自己笑。重遇曲东宇之后,日子变得有趣多了,她喜欢跟他相处的感觉,也喜欢他说话时总是带着讽刺的语气,在他身边她很快乐啊!

她跌伤时,他紧张的神情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很让人感动,被他抱在怀里,那亲昵的体温,让她感到安心,那时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可就有个傻乎乎的想法,哪里她也愿意去……

她的表情尽收曲东宇眼里,他终究狠不下心,语气却仍维持平淡。“晚上我上完课后帮你把车开回来,顺便买东西给你吃。”

他在桌上的便条纸上抄写了什么,随后递给她。“我的手机号码,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曲东宇往门口走,又突然转过身,看向正盯着他手机号码的谷雁安。“有空记得整理一下你的恋爱经历,晚上报告给我听。”

谷雁安楞了几秒,随即笑了。“那要听很久……买盐酥鸡给我吃!还要卤味!还要……多多绿半糖少冰!”

曲东宇没回答她,回应她的只有门关上的声音。

但她知道他听见了。

而且他一定会为她买来。

“盐酥鸡?老师你相信我,盐酥鸡不好吃,要吃就要吃鸡排,而且要炭烤的最好吃!”宋大姐啧啧两声,恨不得立刻买上一份啃,可是看看身上肥肉,她没本钱吃啊!

“买鸡排也不错,但记得叫老板不要切,现在很多老板都会主动帮忙切,切出来口感不够爽,至于盐酥鸡嘛……我觉得夜市口那家最赞,炸得干爽没有油耗味,我儿子最爱吃!”陈妈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曲东宇被她们弄得一个头两个大,不过是提一下等等要去买盐酥鸡跟卤味,学员们就话匣子大开,个个教他要去哪里买。

黄妈妈则说:“卤味一定要买鸭翅、卤蛋,还有豆干、海带也一定要,啊还有鸡爪、鸭舌……还有……”

“再‘还有’下去整个摊子都要买下来了啦!”陈妈吐槽,大家笑成一团。

宋大姐很敏锐,她灵机一动,问道:“曲老师怎么突然想买这些?平常好像很少吃这些东西啊?”

唰唰唰,一颗颗头颅转过来看着曲东宇,饱藏好奇的目光让他背脊一凉。

“该不会金屋藏娇吧?家里有个嗷嗷待哺的孕妇。”陈妈嘿嘿笑。

“不可能。”

他想到谷雁安,嗷嗷待哺是真,但孕妇是怎么跟她也连不起来的。

见大家还要逼问,曲东宇索性大喊下课,并在大家拖拖拉拉离开后,也不消毒了,想着可能早就把咖哩饭解决的谷雁安,便急急出门去。

谨记着几家大家推荐的摊子,曲东宇将东西买齐,来到谷雁安家,她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到他,就像在家里等待主人很久的小狗,脸都亮了起来。

“嗯,好香!我闻闻……咸酥鸡买了,卤味……闻不出来,但看袋子应该有,我的多多绿!是半糖吧?”

他放下食物,由她自己检查,然后看她像饿死鬼一样拆开袋子吃了起来。“咖哩没吃掉?”

“傍晚就吃掉了,饿到现在快要不行时你就来了,真是太巧了!”她边吃边答,表情津津有味。“嗯,这个好好吃!天知道我多久没吃到咸酥鸡了!天啊!鸭舌!你买了鸭舌,我超爱这个~~”

奇异地,看着她吃到幸福得眯着眼睛,嘴上一直碎碎念,该觉得吵的,曲东宇却心里痒痒的,有种莫名的愉悦感包围自己。

谷雁安看着在旁边坐着的他,忍不住问:“你不吃吗?”

他摇头。

“减肥?”她看了他偏瘦的身材一眼。

他冷哼。“我需要吗?”

她缩了一下,说:“等我脚好了之后,我可能会需要,但在这之前,让我先忘记体重这件事吧!”

她大快朵颐后,舒服的抱了个靠枕歇息,拿着那瓶多多绿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主动打开话题。“我要开始说喽?你想听吗?”

曲东宇早就等很久了,耐着性子等她吃完,现在她不直接讲还给他来个卖关子的开场白,他忍不住横她一眼。

“好嘛,跟你分手后,我又交了一个男友,是相亲对象,可是他劈腿就分手了,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噩梦,我在失恋地狱永不翻身啊!”她抽出一张纸,递给曲东宇。

曲东宇低头看了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服装设计师,我弟的学长,当时三十岁吧,暗恋两个月告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