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967 字 5个月前

曲东宇活到现在三十四岁,最痛苦的无非是失去父母的那段日子。

至今想起,仍难以接受父母突然离开的怅然与悲伤,那种黑暗的感觉,像阴冷的网包围住他。

阳光?很抱歉,他眼里看不见阳光,只记着自己要扛起这个家,他打工加工作,除了增加经济来源外,也填满自己的时间,让自己忙碌,忘记悲伤。

在妹妹面前,他不透露一丝软弱,只有在谷雁安面前,偶尔他会陷入沉默与长考,眼眸里充满的无奈与痛苦,也只有她看见,而她会静静陪着他,总是笑得很开朗,就如一束阳光,照亮他的生命。

虽然后来,他也放弃了那束阳光。

工作上,因为调到业务部的关系,他做不出成绩,忍着被长官刁难的压力,硬是咬牙做下去,无奈努力不等于成功,某次长官出了纰漏,他成了代罪羔羊,直接被FRIE拜拜不联络。

突然空闲出来的日子,是他人生的第二黑暗期。

某天,他看着人力银行网站,咬着牙一家家打电话投履历,正职没那么好找,短期打工他也愿意。

曲宁宁进来,在他桌上放上一杯茶。“找工作?哥,你想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啊?”

这问句很特别,问他想找什么样的工作,意思不就是他有得选择?然而在这个社会上,哪有人能选择工作?向来都是工作选择他。

“就跟之前差不多的领域吧。”

曲宁宁出了一声。“怎么这么没创意?去当舞者啊!去做蛋糕啊!嘻嘻,我开玩笑的啦!”

只是一句玩笑,却颠覆了曲东宇的人生,他冲着这句没创意,应征了一家画廊人员,对方竟也很创意地录取了他。就算是没涉猎过的艺术领域,他也狠下苦功,经由他策划的展览大受好评,吸引不少艺术家前来。

曲东宇就是在这时遇见他的瑜伽老师蒋师父。

“哇!公子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怕有大祸临头,来来来,跟老师学瑜伽,包你一生平安吃到一百岁!”

工作逐渐上轨道的曲东宇,明明在艺术界混得如鱼得水,蒋师父却看出他忧郁的内在,他被吸引,真的跟着学了瑜伽,学着学着学出兴趣来,最后甚至当了老师。

因为瑜伽,他认识笑咪咪的蒋师父,还有蒋师父的夫婿阿宽师,他们是这世界上最温暖的人,待他就如家人,曲东宇在瑜伽与两位前辈的照料中重生,他不再困在黑暗角落,纠结无法控制的事情。

所以,他很感谢蒋师父。

随着时间历练,他逐渐变得沉稳,年少时下的决定,换作如今的他来选择,肯定不一样。就如与谷雁安的感情,重遇她后,他曾思考过,今日的他是不会因为当初的难关,就轻易放弃爱情的。

“你师父的事情……你一定很难过。”谷雁安的嗓音在安静的车内响起。

他专注于车况,随口回:“难过什么?”

“就……”她一时语塞,是想安慰他啦,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么直白的说会不会惹他难过?谷雁安骂自己太冲动,早知道刚刚不要开口表示关心,现在尴尬了吧?

曲东宇也没理会她的纠结,皱着眉闪过一辆违规左转的车子,问:“你家在哪儿?”

她眨了眨眼,道:“我的车还在……”

他不由分说地回:“请问你这样是打算自己开车回家吗?如果不愿意让我送你,我也可以帮你叫计程车。”

她喔了一声,心里莫名因为他含着关心的话感到甜滋滋,这男人喔……她报了地址,拿出手机低头回讯息,告知今天无法进公司,请助理把工作尽量传到电子信箱里,她有空就会处理。

“往你家的路上有没有什么吃的?要能外带的。”

“有一家超好吃的泰式小馆,我常吃那家,现在……”她看了看时间。“应该已经开了,我们过去刚好。”

泰式?很辣吧?

曲东宇心里打了个突,想起她的确嗜辣,什么食物都要沾辣酱,有回看见她把茶叶蛋加上辣椒酱真是吓死他了,思及此,他忍不住勾唇微笑。

发现他微笑的谷雁安,被他的情绪感染也放松下来,刚刚还觉得提到他师父的事,会不会弄僵气氛,看来他不在意。

车子很快来到她说的泰式小馆,他下车买餐,不久就提了一袋食物上车,香味洋溢,令她肚子饿了,毕竟从早就什么也没吃。

所幸她家很近,到了她家后,又是一场大阵仗,见曲东宇嫌她走路慢而皴起眉,谷雁安连忙避开。“别又公主抱了,电梯都有摄影机,我可不想给管理员阿伯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

他反问:“你会在意这个?”

“当然会,管理员阿伯舌头非常非常非常的长,我可不想当八卦女主角。”

他由着她慢慢进电梯,有时出手搀扶,看她明明很痛冒出冷汗的侧脸,就觉得想笑。

这个倔强的女人啊,竟还在乎这个?不想当八卦女主角?他以为她已经习惯成为众人焦点。

“笑什么?”她瞪他一眼。“如果真的交了男朋友,我当然愿意给大家讨论啊,要我放鞭炮登广告昭告天下都可以咧!偏偏不是男朋友却要被人讨论,还要解释,这不是往我的伤口上撒盐吗?”

喔~~原来是这个意思。

曲东宇没表示什么看法,好不容易来到她家门口,对门邻居偏巧也同时开了门,谷雁安本来扶着墙跳着走的难看姿势,立刻站直了,亮出优雅微笑。“狄先生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