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1820 字 5个月前

人生嘛,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谁没有过不顺心的时候?

身为瑜伽老师的曲东宇,平时尽量不累积压力,他刻意目空一切,任何事情都吓不倒他的,但有些时候总是特别低潮,于是他学会用冥想洗涤心灵,跟自己对话,让自己放松。

而非像这样抱怨连连,愤怒化为黑色物质像只手能把人拉入深渊,这是真正的心灵之毒,差别在于眼前这女人,她讲完就排毒完成,那身为听众的他呢?只能尽量左耳进右耳出吧?

“心情非常down,down到谷底了!我真的那么差吗?我红线也求了,粉晶也放了,桃花剑也乖乖挂在家里!我每天控制饮食不发胖,定时护发做spa,还去烹饪班增进厨艺!你知道我能一个人做好十人份的食物吗?还能保证道道好吃,我真的是……没得挑!”

谷雁安吁了一口气,眸色忧郁,嘟着粉唇。“怎么依旧小姑独处……啊啊啊!”

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看起来像个疯婆子,在曲东宇眼中却意外可爱,他勾起唇笑了。

“还笑?你还笑?!”她咬牙切齿。

“我有一个堂姊,从小就把我当竞争对象,包包她要先买,鞋子也要抢先叫店员留,我学琴她也要学,简直就像背后灵一样……现在好啦,她去年嫁给大有证券的二公子,怀孕了,听说怀男的,家庭聚会看到她那副胜利的姿态就让我火大,你知道我还听见她跟其他亲戚讲我的坏话,说我太挑,真以为自己是一回事,我感觉真的很差!”

这些话,跟爸爸说,爸爸会担心;跟弟弟说,弟弟会笑她,当然也会担心。

可跟曲东宇讲就不一样了,他们曾经是情人,那种熟悉与默契在八年后仍能接轨……好吧,连她自己也惊讶,在他面前,她不需要假装坚强,而他也不会被她影响,更不会因为担心她而管教她。

曲东宇挑眉,没阻止她不断往嘴里灌酒,眼露淡淡嘲讽。“敢情你想结婚就是为了出口鸟气?”

“不只是这样!你你你不要用那种嚣张的眼神看我,我有那么无脑吗?为了出口气就嚷着想结婚?”她翻了个不雅的白眼。“我是为了我自己!我空虚寂寞觉得冷,那么好的女人没人拥有简直是暴殄天物!”

“多空虚?多寂寞?多冷?”他瞄了眼墙上,冷气上温度显示二十九度,是会有多冷?

“无时无刻不空虚寂寞觉得冷!吃到好吃的东西没人分享,看到很棒的书也没人讨论,一个人不敢去电影院只能看。VD,大姨妈来时肚子痛不想开车也没人接送,手艺再好也没人知道,一个人吃晚餐、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一个人洗澡……”

“我也是一个人洗澡。”他笑了,又说:“谷雁安,你欲求不满啊!”

“我就是欲求不满,超级不满!”

她瞪着他,强盗似地拉住他的手,将酒杯递上去。“怎么不喝?你为什么都不喝?我不要你很清醒的跟我讲话,很可恶!”

她总觉得曲东宇说话时那种淡然的样子,让她有种被取笑的感觉。

“我不能喝酒。”他淡觑她一眼。

“谁说的?谁说的!我说你可以喝就可以喝,一杯就好,我们是把酒言欢,不是我一个人借酒浇愁。”一下言欢一下浇愁,她已经有点醉了。

她扑过来,将酒杯凑近他的唇。“你喝你喝你喝你喝你喝!”

太过接近的女性身体,温软的贴靠近他,曲东宇叹了口气,推了推她。“我喝,你让开。”

“让开?你态度很差……”她咕哝着,看他仰首干光一杯酒,酒液顺着喉头滑入,他脸皱了一下,似是不适应这辣苦的味道,接着,砰一声,他……

倒了?!

谷雁安惊得忘了闭上嘴,张大嘴巴像个阿呆,呆了好几秒才爬过去,看着他紧闭的眼睛,俊逸的面容少了平时淡漠的嚣张,反而多了丝温暖。

“曲东宇?”她拍了拍他的脸,他毫无反应。“曲东宇?你开玩笑的吧?你不会那么没用吧?酒量……”那么差?

她又拍又摸他的脸,最后干脆往他腋下进攻,疯狂搔痒,他却文风不动,睡得很香。

“哇靠!”她忍不住飙出脏话。“你的酒量跟奈米一样大耶!真的醉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谷雁安笑出眼泪,站了起来,环顾瑜伽教室,角落只有瑜伽垫,她将瑜伽垫拉过来,盖在他身上,自己坐在他旁边,唇边仍是止不住的笑。

这个男人……有弱点喔,一杯就倒,不能喝酒,不像外表展现的那样自信漠然,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一样。

谷雁安忘不掉再见他的那天,他鄙夷地看着她的水晶球和桃花剑,望着她的目光就像她很蠢笨愚呆,那瞬间她有点难过,与前男友重逢当然希望自己是光鲜亮丽的,却偏偏被他看见自己迷信的一面,整个弱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