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2140 字 5个月前

等到陆先生的车消失在眼前,谷雁安转过身,看着曲东宇,脸颊气鼓鼓的。

“怎么这么慢?快吓死我了!”

“你还真把我当司机啊?”他迈出步伐,沿着走道走。

曲东宇本来是真的想直接离开的,可是不知怎么搞的,本能似地又转了回来,不得不承认自己放心不下她。

“别忘了,你欠我的嘛~~”她心里甜滋滋的。“谢谢你。”

不感动真的很难,尤其是熟知他素来偏冷的性子,却愿意为她赶来,还替她解了围。

谷雁安心里那丝丝的暖意啊,逐渐泛滥,让脸上笑容越来越大。

他找到停在路边的车,打开车门,回首看着站在副驾驶座旁的她。

月光下,她清丽面容带着微笑,眼睛闪灿迷人光芒,她笑起来时,脸上的梨涡让她看起来很甜美,也让他看着看着心就软了下来。

他发动引擎,车子滑入车道,如箭般奔驰在黑夜里,有一瞬间,曲东宇迷惑了,时隔八年,怎么跟她之间相处没有违和感?

她的每个眼神与表情,依然能教他心软折服,时间显然没有带走他们之间的所有情感,还留下一些记忆残渣,唤醒难以言喻的感觉……

“这次的七夕传情活动大成功,客人反应都很热络,厂商方面也表示成绩不错。”助理戴可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翻着手中报表。

谷雁安坐在办公皮椅中,美腿优雅交迭,朝戴可伸伸手,接过递来的报表,边翻边露出微笑。“效果有收到,很好很好,我们继续努力!”

时隔八年,她如今已非那个只是挂名主管的谷雁安,因为感情不顺,她将精力寄情工作,逐渐获得员工信任,成为独当一面的干部。

依然在百货公司工作的她,这几年一直待在“贩卖促进部”,也就是行销部门,专门规划百货公司的活动,以行销为出发点,促进业绩成长。

七夕情人节才刚过,他们与知名手工巧克力店家合作,推出期间限定的巧克力,七夕当天更在百货广场布置了鹊桥,邀请多对远距离恋爱情侣前来,话题性十足,还上了新闻。

大家都知道谷雁安就是百货公司老板的千金,但她从不摆架子,身在贩促部的她,并非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时常亲力亲为,扛重物、熬夜布置会场等等她都愿意做。

“现在正在做夏装促销加上年中庆吧?”谷雁安想了想,又问:“八楼的活动会场决定要做什么了吗?”

颇有资历的叶姐主动回答。“考虑要做凉感衣的集中贩卖,现在正好是夏天,很多厂商都推出凉感衣,这一块好像还没人做过,我们想试试看。”

“凉感衣有看头吗?”谷雁安皱了下眉。“感觉选择性不高,没什么好特别挑出来的……”

窗外,热浪来袭,炎夏的酷阳狠狠烧炙大地,一整个下午,谷雁安跟部属认真开会,待在舒服凉快的办公室里,等到下班时,已经将近七点。

她揉了揉酸涩的颈子,发动车子,驶出地下室,来到车水马龙的街道。

手机响起,她挂上蓝牙耳机,接通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中年男嗓。“刚下班?”

“爸。”听出熟悉嗓音的她,很快喊人。

“打来是想问你昨天的相亲如何?”

谷玉斌的口气很平淡,这些年来他已经不抱希望,女儿实在太挑了,条件再好的男性,她全都看不上。

难道就非得要那种穷小子……脑海中跳出一张俊秀脸庞,谷玉斌心头一凛,多久了?又想起这小子。

“不行,完全不是我的菜。”她打了回票。

“雁安,到底要怎样的男人你才满意?爸很担心你啊!”

也许是年纪到了,谷玉斌近几年来逐渐收敛当年的气势,整个人温和起来,若说以前的他像一把锋利的刀,如今的他可能只是一把麦当劳吃松饼时赠送的塑胶餐刀。

“干么担心?我一个人很好啊!”

“不是这种担心,我担心你变成高龄产妇,更担心你嫁不出去最后只剩鳏夫或者同性恋可以挑。”

她哈哈笑。“爸,你想太多了!”其实心里是想——爸你别再说了,我也很害泊啊!

“我的女儿啊,条件那么优秀,却找不到好男人,我实在看不下去……”他也只能遇到年纪相近的对象就介绍给女儿认识,其他还真的帮不上忙。

“爸,拜托你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弟弟也不小了,他有对象比较重要,至于我,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她玩笑道,很想快点挂掉电话,每次跟父亲的话题都只有结婚这件事,让她压力很大!

谷玉斌又再叮咛几句后,才挂上电话,他愁容满面,问身旁的秘书:“小张啊,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控制欲太强的父亲?”

“董事长是个爱护孩子的父亲。”

“是吗……”谷玉斌喃喃道:“八年前,会不会是我害他们分开的?会不会错的是我?”

小张聪明地保持沉默,装作没有听见。

当逐渐年迈的上司“不小心”说出真心话时,保持沉默不发表意见绝对是明哲保身的唯一方法。

自从接触瑜伽后,曲东宇身强力壮,鲜少感冒,每天吃得好睡得饱,可今天很奇怪喔,上完课后他打扫教室,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真是怪了,每天都打扫的教室不会有什么灰尘,怎会引起他呼吸道过敏?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打喷嚏不只是过敏或感冒,还可能是有人在谈论你,或者——麻烦降临。

谷雁安推开没锁的教室大门,像作贼心虚般先探出一个头。

唔……这里并不大,平铺的木地板,以及三面大镜子,角落有置物柜,除此之外,什么也没了,没有过多装潢,简单干净。

对上曲东宇的目光时,她起了退缩之意,但转瞬间还是挺起胸膛,昂着下巴,走了进来,啪地将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