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2232 字 5个月前

喧闹街道旁,停着一辆火红色的轿车,为街景添上抢眼色彩。

更抢眼的是,一名娇媚美女站在旁边,她身着浅绿色纱质连身洋装,飘逸空灵,足蹬金色高跟凉鞋,脚趾甲上嫩粉色且丝毫无斑驳的指甲油显示她对美丽的坚持,不然瞧瞧她的足跟吧?一点龟裂也没有,圆润小巧,引人遐思。

谷雁安烦躁的拨着长发,低头看着柏油路面上的水沟盖,刚刚才做完指甲的她,正准备取车去饭店赴父亲安排的相亲饭局,结果,可能下意识太保护刚做好的指甲,钥匙掉到地上,还很不给面子的落进水沟里。

她总不可能穿着裙子趴在地上,再像绿巨人浩克一样把水沟盖举起,伸手到满是不知名黑灰堆积物的水沟里,翻弄寻找她的钥匙吧?

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今天相亲的对象可是被千交代万交代就算不合也不能失礼的重要对象。

什么是失礼?迟到就是失礼!

唉,烦躁到咬着嘴唇的谷雁安,闭了闭眼睛,认命的站到路边,准备扬起手叫计程车——

坐计程车真的是下下下下下下策。

要说她自恋也好,她可不想给那些脑袋空空的富二代有送她回家的机会,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开车赴约,现在不得不招计程车,唉,等等相亲对象肯定对她很满意,开口要送她回家她又不能拒绝,麻烦!

此时,一辆铁灰色轿车停在她面前。

她微懒地抬头看一眼,发现不是黄色计程车后,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拜托这时间不要再来个无聊的搭讪人士,她没空周旋……

车窗降下,一道男嗓传来。“你在这儿干么?”

这声音很熟悉喔……

她抬眼,对上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眸,那张让她怎么也忽视不了的俊挺面容出现在眼前,谷雁安顿时有些失神,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搞什么?”曲东宇皱了下眉,侧眸看了看她旁边的红车。“这不是你的车吗?出了什么问题?”

谷雁安扬起下巴,转瞬间想了很多,不如就叫曲东宇载她去,然后再让曲东宇载她回来弄钥匙,总比被相亲对象送回家好吧?虽然她很气曲东宇,可是都到这田地了,她可以忍耐跟他共乘一车。

“我的车钥匙掉到水沟了,可是我有急事要赴约,你顺道载我一程吧。”她说完,就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还乖宝宝般系上安全带,碎碎念道:“要不是我爸又帮我安排相亲,我也不需要硬是赶过去。”

“你也太自动了吧?”他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

“怎么?不愿意?”她深吸一口气。“别忘了分手时你有多伤我的心,这是你欠我的。”

他被逗笑了,虽然起初看见她站在路边时,就猜到她遇到麻烦,他将车停下就是要帮忙……

本来还担心她不会接受自己的好意,结果这女人坦率得可爱,让他有些忐忑的心放松下来。

这是他们分手后第二次见面,上一次是三天前,在楼梯间她上演水晶球加桃花剑的暗杀行动,两人嘴上不饶人,可心里都被震撼了好久。

尘封太久的记忆盒子被打开,哗啦啦地倒了出来,还来不及收拾自己的情绪,没想好要用什么心态面对前情人,第二次见面就到来。

重遇那天晚上,谷雁安找出被他退回来的手表,坐在梳妆台前回想过去。

那时他们好年轻啊,分手时他说的话她仍记得,她那时听不明白,现在倒明白了,就是她让他有压力嘛!

八年后的谷雁安,遇到太多因为她的财力而趋炎附势的追求者,反观当年有骨气的曲东宇简直是个奇葩呢!

那天重遇时,谷雁安一开始是很生气,因为她只记得分手的痛,再见他就像被踩着尾巴,让她第一个反应是反唇相稽。

可是当她拿出那只表,回忆起过往,曾经深爱这个男人的心,好像也被唤起了,成熟的她回想当时尚青涩的他们,那令他放弃与逃避的原因,她……好像能明白体谅了一点。

这让她比较能和平地面对他。

坐在曲东宇的车子里,谷雁安这才觉得有些不安。

她会不会对他太好了?重遇后,没有甩巴掌、一哭二闹、奔走相告这边有一枚新鲜的负心汉……

这一刻,他们很和平地坐在车里,他身上洋溢的温柔气息让她难以忽视,车里的干净让她差点庆幸当初没有跟他交往下去,不然以她走到哪儿丢到哪儿的个性,能在他的世界生存下去吗?

“曲东宇,你有洁癖吧?”她看着一尘不染的车内,赞叹道:“这辆车几年了?也有三、四年了吧?看起来像新车一耶,太夸张!”

“你的车又几年?脏得像刚从撒哈拉沙漠回来,灰尘满到经过你车旁都会气喘。”他语气调侃。

“你讲话一定要这样就是了,不糗我你就不痛快?”她叹息,撑着下巴看向窗外。“本来还想叫你帮我介绍好男人,但还是算了。”

物以类聚嘛,他介绍的会是多优质的男人?顶多跟他一样金玉其外,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

“你很缺?”他想起她频频往美园明教跑,搞笑的拿着大水晶球跟桃花剑,真是蠢毙。

他忍不住瞥看她一眼,一如往常的美丽五官以及与生俱来的娇气都让人难忘,这样的女人,该是追求者众,怎么会缺男人?

“我不缺追求者,我缺‘对的人’。”她转过脸来,看向他。

“我怀疑是你带衰,跟你分手后,我的好男人缘一路错错错,怎么也遇不到真心人,要嘛是我爱上他,他却不爱我,要嘛就是感情出问题,我都三十了,可不想当高龄产妇。”

“怪我喽?”他冷哼。

“跟你分手后,我爸介绍一个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的男人给我认识,我跟他交往三个月,他被我抓到的劈腿就有五次,没抓到的更不敢想。后来,经过两次失败,我觉得我可能眼屎太多没有看男人的眼光,不敢轻易交往,我挑挑挑的挑到一些真的很优质的男人,但对方都不爱我。”上一次单恋长达三年,后来还是失败。

谷雁安黯下眼眸,语气带着怅然失落。“我明明就那么好,却遇不到相爱的人,难道曾经走错路就不能再回头吗?”

她语气中的调侃,显示她已经把过往纠结放下,甚至已经能拿来开玩笑了。

“喂!”他摇头失笑,心里却为她话中经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