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1 / 2)

败犬这条路 香朵拉 2594 字 5个月前

当谷雁安再次想到结婚这个话题时,是在交往一周年。

那时她突然有结婚的冲动,发了疯地看婚纱杂志、网路上的婚礼纪录,满脑子编织着浪漫婚姻生活,还有意无意在他面前,拿着旅行社的广告单说:“蜜月还是去希腊最好,你看这些照片,一片蓝与白的世界,话说我还没去过希腊咧!”

他捧场地看了一眼,随口问:“谁要蜜月?”她朋友?

她脸上笑容挂不住。“不能望梅止渴喔?”

他愣了一下,明白她的意思。“我没钱也没办法请那么久的假出国。”

她垮下脸,坠回现实。好吧,谈结婚还太早,凹呜,她会收敛一点。

看着她失望的神情,这是曲东宇第一次感觉他们之间的落差,她不用考虑金钱上的问题,而他却不得不现实。最重要的是,见她一脸失落,让他觉得自己很愧对她。

七夕情人节的时候,谷雁安送了一只表给曲东宇。她挑了很久,最终看中一只很适合他气质的,价格虽高,她却眼也不眨就买了下来。

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走路,曲东宇一看那只表就知道价值不菲,他挣扎该收下回去再查价钱,还是当下问她价格,谷雁安见他迟迟未收,忐忑地问:“不喜欢?”

曲东宇深吸口气,干脆道:“多少钱?”

没料到他会问这个,谷雁安顿了三秒,小小声回答:“……十万。”

“整?”

“多一咪咪。”

“多少?”他脸色难看,不敢相信这女人一出手就是十万以上!

知道瞒不过他,她深吸口气。“十三万八千,你怎么这么没情调啦!哪有人收礼物问价钱的?”

“拿去退。”他推开手表,望着她呆愕的表情,解释道:“这只表价格太高,我不会收。”又补一句。“不要为我花那么多钱。”

谷雁安礼物没送成,但退货这种事她是不干的,不欢而散的情人节让她好好反省了一下,送太贵的东西果然会造成别人压力,怎么她没有先想到呢?

碰壁久了,谷雁安暂时打消结婚念头,但同时,她的父亲谷玉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想帮她介绍富二代……内忧外患下,谷雁安告诉父亲自己有了交往对象,并安排日子准备让曲东宇跟父亲来个第一次亲密接触。

找了个星期天,她找曲东宇逛百货公司,平时只逛女装部门的她,今日一反常态,专攻男装楼层,不顾曲东宇的难看脸色,拚命把衣服往他身上比,一连挑了好几件挂在他身上,逼他去试衣间试穿。

“我没有买衣服的预算。”他不觉得没钱买衣服是没面子的事,慢慢将衣服一件件放回去。

她伸手劫去他放回架上的衣服。“我出钱。”

他眉头一皱。“凭什么?”

他的口气让她微楞,随即气势弱了些。“我爸想见见你,下周六在帝国饭店,他……嗯,很在意人的衣装,所以,我希望你能改变一下穿着。”

曲东宇身上的白衬衫与淡蓝色牛仔裤,其实很衬他的气质。可是,她爸是那种老奸巨猾的商界成功人士,不穿西装恐怕无法入他的眼。

谷雁安很清楚,如果曲东宇家财万贯,那他穿什么也无所谓,可他若没有丰厚的身家,就只能靠第一印象拉抬分数。

曲东宇深深看着谷雁安,一直没再开口。

他感到为难,让她买衣服为他打造虚假的形象,然后去见她老爸?这是什么道理?可看着她眼里的希冀,挣扎的心终究软了下来,对这段关系的质疑却在心上孳生……

他不语,拿着衣服试穿,当他走出试衣间,被名贵西装撑起的气势让他看起来贵气逼人,谷雁安很满意,正要拿信用卡结帐时,被曲东宇拦下。

“我的衣服我自己出。”他付了帐,提起衣服跟谷雁安一起出了百货公司。

娇小的她勾着他的手臂,眼眶湿湿地,莫名感动。

“谢谢你。”她将头靠向他的肩膀,远眺前方车水马龙的街道,觉得心定了下来。

他们能走得很顺吧?

曲东宇的正职是在一家医疗生技公司担任开发人员,他认真工作,渐渐受到上司赞赏,这天却收到调职通知,将调至业务部门担任业务人员。业务绝对不是他的强项,他错愕了一整天,从熟悉的领域被调离至陌生的地方,薪资也大打折扣,对有经济压力的他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立刻跟上司反应,却得到一句——不爽不要干。

现实逼得他不得不低头,下班后曲东宇带着疲惫的心回家,西装笔挺的年轻男子却挡在回家的路上,他身后是一名气势尊贵的中年男人。

年轻男子先开了口。“曲先生是吗?”

曲东宇没回答,他紧盯那名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的五官跟谷雁安有某种程度的相像,再笨也猜得出这名中年男人恐怕就是谷雁安的父亲。

“曲先生?”年轻男子挡在中年男人面前,正面迎视曲东宇的目光。“我是谷先生的秘书,相信你已经猜到我们的身分与来意,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应该知道谷小姐是我们谷先生的掌上明珠,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接近她,只要你离开她,我就能满足你的要求。”

“她知道你们来找我吗?”曲东宇随即笑了。“她一定不知道。”

“无论谷小姐知不知道……”秘书被谷玉斌推开,他站在曲东宇面前,看着这个能让女儿谈起时笑容满面的男人。

“要多少?”谷玉斌嗓音带着沧桑,神色平淡得像去便利商店买杯咖啡一样。

曲东宇绕过他们两人,他不想跟满身铜臭味的人讲话。

“你有妹妹吧?”谷玉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曲东宇停住脚步,心跳加快,该不会要拿宁宁威胁他?没那么不入流吧……

“在模特儿界混很不轻松,我能帮她一把。”

好险没说什么要把宁宁逐出模特儿界的浑话,不然就算他是谷雁安的爸爸,他也无法容忍。

曲东宇淡淡道:“她能照顾自己。”

再度迈开步伐,没走几步,又被身后嗓音唤住。

“被调职的感觉如何?”

曲东宇转过身,怔然望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是你?”

“我能做到很多不可能的事,如果你坚持要跟我女儿在一起,你的生活只会更辛苦。”

他沉默不语,骄傲的眼眸有些微松动。

“好比说,害死你父母的车祸肇事者,我能让他关到死呢?”